汽车配件网

当前位置:首页
>>
>>
正文

两桶油重庆4名高管落马油品承运商一次赞助20万

尚不确定这场能源系统的反腐“风暴”是否已经停止。大半年时间以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重庆销售分公司、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重庆石油分公司(下称中石油重庆公司、中石化重庆公司)至少有4名高管相继“落马”,“两桶油”地方销售公司利益输送黑幕的盖子也随之被揭开。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在这场席卷“两桶油”重庆销售公司的反腐风暴中,涉案者中仅高管已包括中石油重庆公司总会计师李建华、中石油重庆公司副总经理彭小虎、中石化重庆公司副总经理童辉涛,中石化重庆公司总经理助理向仕铭。“相比上游的勘探采油和中游的炼化板块,地方销售公司是最弱势、也是待遇最差的板块”,中石油西南某省销售公司的一位中层干部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但就在这样一个板块,利益寻租空间依然惊人。而从记者了解到的具体案情看,“两桶油”重庆销售公司案发,均起于成品油运输环节的利益输送,夹杂着各类招投标领域的暗箱操作,这两家巨型能源央企内部的一些制度顽疾则造就了贪腐得以滋生的土壤。

祸起承运商

中石化重庆保山市找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公司总经理助理向仕铭身材高大,在经过9个月的羁押后,这位47岁的中年男子头发稍显凌乱,语调中略带怯意。6月19日,重庆第五中级法院判决,向仕铭身为国家出资企业分支机构中的管理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4万余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法院最终以四年六个月的有期徒刑二审定案。

向仕铭被调查,起于重庆一家成品油承运商被当地检方调查,2013年8月,重庆江谊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高仕阳被当地检察机关带走调查,由此牵出向仕铭。

从2010年4月到2013年9月,向仕铭起先担任中石化重庆公司经营管理处处长,负责对成品油公路承运商进行监管、指导,其后向仕铭升任中石化重庆公司总经理助理,同时仍兼任经营管理处处长一职。

相关司法文书显示,2011年至2013年初,向仕铭先后收受江谊公司高仕阳以过节费等名义给予的好处费合计约13万元,油品承运商绵阳坤马运业有限公司负责人赵健给予的好处费人民币1万元。向仕铭“落马”后,中石化重庆公司副总经理童辉涛亦随之被牵扯,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童辉涛涉嫌受贿目前已进入司法程序。

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透露,相比向仕铭,童辉涛在中石化重庆公司的贪腐链上触手伸得更广,涉及民营加油站的收购、油品承运商的选择、相关工程和设备的招标采购。据悉,负责承运相关地区的中石化油品的绵阳市坤马运业有限公司垄断了中石化相当部分的油品承运业务,直接分管此块业务的童辉涛则和该公司负责人赵健交往密切,仅2012年童辉涛女儿结婚时,赵健给童的“赞助”就达20万元。

同时,中石油重庆公司数位高管“东窗事发”亦起于油品承运业务,中石油重庆公司一位员工向经济观察报记者透露,中石油重庆公司在成品油运输业务上主要分水陆运输和公路运输两大块,在中石油四川彭州炼厂投产以前,其成品油水路运输北京军海是否可靠主要是从江苏的炼厂运到重庆,同时还包括长江重庆段沿岸区县的运输,这块业务直到现在仍主要由一家名为重庆三益物流股份有限公司的民营企业承揽。

而在中石油重庆公司的油品陆路运输方面,则主要由一家名为重庆众友实业有限公司的公司介入,这家公司事实上由中石油重庆公司的少部分管理层掌控,中石油重庆公司总会计师李建华、中石油重庆公司副总经理彭小虎“落马”,即与上述两家公司的业务有关。

同时,“两桶油”重庆公司窝案爆发的导火索都是来自内部员工的举报,“在中石油重庆公司内部,长期派系斗争不断,每每遇到干部提拔公示这样的当口,各种内部员工的检举信就会突然冒出不少,而在针对集团公司的反腐持续升温的气氛下,接连不断的举报信终于引发重庆公司一连串干部被查”,一位中石油重庆公司员工向记者透露。

“工会持股”暗流

经济观察报记者调查了解到,与中石油重庆公司高管落马直接关联的重庆众友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9月,其股权结构为中石油重庆公司工会持股88.4%,中石油重庆公司机关工会持股11.6%,其首任董事长为时任中石油重庆公司总经理项平生。

重庆众友实业有限公司登记的经营范围包括房屋出租、汽车租赁、汽车清洗、利用自有媒体发布广告、销售汽车零部件、日用百货、电子器材、石油设备等,尚不清楚这家公司介入中石油重庆公司油品陆路运输的具体方式,不过该公司似乎并无公路危化品运输许可证,考虑到这是运输油品必备的行政许可证,其经营方式可能是以租赁运输车辆、销售相关日用品和设备的形式,从中石油重庆公司辖下的运输公司、加油站的业务来往中获利。

前述中石油重庆公司员工向经济观察报记者透露,重庆众友实业有限公司为中石油重庆公司相关工会持股,但在中石油重庆公司内部,大多数员工并不清楚众友公司的经营状况、财务报表、获利状况,这家公司看起来更像是中石油重庆公司高层的一块“自留地”。

国企工会持股出现于上世纪90年代初,2008年之前,对此一直没有出台全国性的规范办法,在理想状况下,员工持股后能够分享企业利润,既拥有劳动收入,又获得资本收入。但在此过程中,国企内部人员通过设立关联公司或在下属企业持股,进行利益输送,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例子近年来也屡见不鲜。

以前述众友实业公司为例,从2003年成立至今,该公司法人代表先后为中石油重庆公司总经理项平生、中石油重庆公司党委副书记兼工会主席黎志钦、中石油重庆公司党委副书记冯志国,在这样一种人事安排下,中石油重庆公司与众友实业公司业务来往很难不让外界产生联想。

除了“工会持股”的暧昧身份,重庆众友实业有限公司与中石油重庆公司成品油水运的“垄断者”——重庆三益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也有一笔颇为蹊跷的交易。

资料显示,注册于重庆涪陵的重庆三益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其实际控制人陈平早年曾在涪陵造船厂和涪陵烟草公司任职,1996年“下海中山十大癫痫病医院”后开始经营水路运输业务。2003年11月,众友公司突然以255万元的价格收购了三益公司51%的股权,时任中石油重庆公司处级干部张连忠替代陈平成为三益公司的法人代表,8个月之后的2004年7月,陈平又以同样的价格将三益公司51%的股权从众友公司手中买回。

前述中石油重庆公司员工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众友公司控股三益公司可能跟当时的招标有关,中石油重庆公司在选择成品油水路运输商时,三益公司以比竞争者高出不少的价格获得该业务,这中间,由中石油重庆公司高管把持的众友公司可能起了决定性作用。

值得注意的还有,2004年7月,当三益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在众友公司的手中打了一个转回到陈平手中时,这家经营水路运输的公司经营范围,在“长江干线及支流省际散装化学品运输”之外增加了“油船运输”一项。

招标采购黑箱

中石油重庆公司部分高管以“工会持股”的公司进行大量关联交易,无独有偶,中石化重庆公司的成品油承运商绵阳市坤马运业有限公司也与中石化地方销售公司有着暧昧的联系。

公开资料显示,绵阳市坤马运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12月,系原中石化绵阳公司运输车队改制后成立的,主要从事成品油配送服务的民营运输,该公司在一则公开招聘中介绍,公司拥有成品油配送罐车54台,固定资产达1000余万元,常年平均运力达850余吨。

事实上,从选择成品油承运商,到工程、设备采购,中石油、中石化重庆分公司信息少有公开,经济观察报记者曾查询重庆市和全国性的招投标网站,相关的招投标信息异常稀少,难以获取。

中石油西南某销售分公司的一位中层员工向经济观察报记者透露,其公司的相关招标采购信息很少公开,企业内部除了领导班子成员和少数几个分管处室的负责人清楚情况外,普通员工大都不清楚。“就成品油运输来讲,大部分是由系统内部的专业运输公司承担,但仍有10%左右偏远地区的业务由第三方的民营企业经营,至于选择这些企业的背景,很少有人知道。”前述中石油员工说,“比如说加油站的成套加油设备,地方销售公司必须在集团公司指定的几家公司中采购,但一些零件则可以由地方销售公司自行选择供货商购买,考虑到庞大的加油站数量,这里面收益很大”。

前述中石油重庆公司员工则表示,中石油重庆公司高管被抓前,中石油重庆公司的水运业务一直包给系统外的公司在做,单招投标的过程一直都很“保密”,直到2014年才开始中亚医院脑电图怎么样公开招标。

重庆一位从事水路运输的商家告诉经济观察报,中石油重庆公司在成品油水路运输这块的业务此前都是“议标”,三益公司尽管在运价上比其他货运商都要贵,但多年来却一直能够接到这块业务,三益公司甚至经常会把运不过来的业务交给其他水路运输经营者,并从中赚取差价,直到最近中石油重庆公司高管出事,这块业务才进行相对公开的招标。

经济观察报记者还获悉,中石化重庆公司总经理童辉涛在广告标示、加油站钢结构、天然气压缩机采购上也收取了贿金,以帮助特定的商家中标,但这部分业务的招投标至今少有公开,近日记者致电中石化重庆公司询问哪里可以查到招投标的信息,接线工作人员表示并不清楚此事。

事实上,在近一年来整个石油系统的反腐风暴中,中石油“落马”高管多出自集团公司、油田板块和海外机构,同时期中石化系统则近乎风平浪静,“两桶油”重庆公司窝案的爆发,是高层反腐的延伸,还是独立的个案,亦或针对地方销售公司反腐的序幕?一切有待观察。